桃桃酥

恋(番外)


其实不算番外啦,其实就是想写同一个十年,发生在三个人身上的感受……

但是文笔被狗吃掉了,各位看看就好……

想看光光和战战视角的话↓↓↓

http://illpeach.lofter.com/post/1d59133d_a4d1b89


陈泽希视角



bgm--可以了

  • 真的可以了 我可以了 或许不置可否

  • 让我当那个 提分手的 罪人

  •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 我们永远停在这了

  • 不在乎的 没有舍不得


加拿大的冬天,总是很冷,不过今年似乎特别冷……

“叮~~叮~~叮~~~”

当门铃响起的时候,陈泽希其实还窝在温暖的被窝里迷糊,毕竟一夜的买醉狂欢可还是很需要体力这回事的。

恍恍惚惚地捡起落在地上的浴衣穿上,再晃悠着下楼开门,心想这国外的快递啥时这么勤快了,大冷天这个点就来送件!!

所以,当开门看到肖战的瞬间,陈泽希整个愣神了,雪花随着门外的风飞扬着闯进来都感觉不到冷。

“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肖战一边说着,一边自顾自地脱鞋,换鞋,脱外套,挂外套,去餐厅,开冰箱,倒水,一气呵成……而后自然地坐在沙发上,回头白了眼还杵在门边的陈泽希。

“哈!今个吹的什么风?!”陈泽希挠头遮掩着刚才的尴尬,可为什么尴尬呢?其实连他自己都说不清……既然说不清,那就不要再想,打定主意后,就吸溜着拖鞋坐在了肖战对面。


“今年可是当初说好的最后一年!”(平铺直叙)

“而今年还剩下不到一个月!”(淡定告知)

“你确定不出现?”(隐隐开始紧张)


而陈泽希一直一直低着头,似乎在努力回想……

想什么呢?想他和肖战间有什么约定?好像没有啊?或者是和……?


“我是说你和夏之光承诺的那个!”


啊哈,原来是这个啊,陈泽希闻言,抬头轻蹙下眉,下意识开口:

“我下个月……结婚……”

“我…去…不…了…吧?”

“谢谢款待!”

肖战平静地起身,穿外套,穿鞋,整理,拉门,停顿,

“那我以后应该不用再来这跟你汇报了吧。”

“另外,我会代为转告。”

而后头也不回地关门离开……


陈泽希看着大门缓缓地关上,连着自己的心。

以后——多有意思的一个词啊!肖战刚刚说的“以后”,却再不可能是自己和夏之光的“以后”,似乎从十年前分手开始,就没有以后了吧……

曾经幼稚地认为只要自己在这纷扰地凡尘中站稳脚跟,只要强大到夏之光再不会因这样的感情被世人伤害,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拥有。所以拼尽了全力,用最短的时间成功接手了家里的生意,并一步步将一个小小的家族企业变成如今富甲一方的上市集团。人人都赞语陈家的少东家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“陈泽希”三个字=睿智果断,却也狠绝。

对于这样的评价,陈泽希表示前面四字没错,但狠绝有吗?以前的自己,明明一直都是被光哥欺负的那个啊,怎么可能狠?!

为此,还特意去问了白澍,白澍只白了一眼,说“岂止狠绝!”

当时自己是怎么反驳来着,忘了……

只记得白澍说“因为你现在是铁石心肠啊!”

是吗?可自己的心怎么就硬成了石头呢?

是,思念,这把软刀,一刀又一刀地往心头里砍。但每次却只伤一点点,只疼一下下,而后在伤口快愈合的时候再来上一刀。常年往日下来,新疤附着旧疤,心就披上了层厚厚地铠甲,任谁都再难扒拉开一条通到本心的路……


  • 真的可以了 我可以了 放弃相爱资格

  • 耽误的青春 是美好的 天真

  • 你的痕迹还在我这 像尘埃没有分寸

  • 如影随形着 狂妄刺痛着 我


一周后,北京首都机场

陈泽希环顾了下四周,才如梦初醒般回神。

明明不是和自己说好放下?!

那现在在这里的又是谁!?

只因为白澍一段没头没尾的视频,就这样不管不顾地狂奔回国。

但是然后呢?

在夏之光向全世界宣告爱上另一人之后!

这样的自己是否矫情了点,明明当初是自己说的分开,明明如今是自己决定放手,但心里却总有微弱地期许,仿佛在说着等待,说着坚持,说着一起……

现在又打算挽回点什么,留住点什么呢?

算了吧,既然夏之光已经得到自己当初想给的幸福,自己又何故再去给人家添堵呢……

既然心已经是石头了,那就彻底点,留什么期许,留什么血肉,一并化成伤疤吧。


一个月后,加拿大某处教堂

“Shadow Chen!”

“Will you love her, honor her, comfort her, and keep her in sickneand in health?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Yes.”

这一声,几乎轻不可闻。


  •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 我们永远停在这了

  • 爱不爱了 成为过去了 只是朋友 我们可以了


可是,夏之光,我们是不是连朋友,都不再算得上了……


END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番外的番外


再一个十年

白澍打来电话,说“假儿子,我儿子满月酒,记得带大礼来啊!”

“呵呵,小儿厉害了啊,孙子都给我生出来了!”

“记得带大礼!!!”

“儿子厉害,老子当然得赏!”


满月席上

“干!”(白澍)

“干!干!”(陆思远)

“再走一个!”(谷嘉诚)

“怎么!打算干死老子!反了啊!”(陈泽希)

一边和直男line你来我往地灌酒,大有一醉方休之势;

一边下意识地不断张望向大厅门口,等着……谁……和谁……

陈泽希仰头喝下一杯又一杯时,忍不住自嘲,何必呢,失意给谁看,矫情!


“泽希,他们刚刚打电话说,航班晚点,不一定赶得上了……”

“不用等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老子等谁了,儿子别瞎说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大礼收好,先走一步!”


原来,我和你,我们,真的不算朋友了……

那么,就这样吧!

夏之光,这辈子,我们老死不相往来!


但是,下辈子,

我,陈泽希,

一定,死也不再放开,

你,夏之光!


你给老子等着!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
P.S. 泽希的英文名不知道来着,所以就取了shadow,夏之光的影子。想说石头心里裹着夏之光,但是写不出这种感觉,好沮丧╮(╯▽╰)╭


评论(6)

热度(5)